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休闲度假 >> 正文

【军警】与狼共舞的人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如果时空退回一甲子再回到四几年那段日子,那广阔的乡村又该是怎么一番景象呢?村落衰败,荒园遍布,蒿草丰茂,灌木丛生,狼狐乱窜;老鹰在天空盘旋,发出哨一样的尖叫,锐利的眼睛盯着地面,看哪儿有兔子啃草、禾鼠站窝,再一个猛子冲下来。苍凉而萧条的大地,确有一种蛮荒的味道。

那时候狼确实多,多得有点邪乎,一个不足四十户仅一百三十多口人的小村庄,短短几年时间,被狼伤害的大人小孩就有五六个之多,狼的不时搔扰与对人的伤害已到闻狼色变的地步。

人都说狐狸狡猾,其实那只是耍小聪明而已,真正在心里谋事尔后再付诸行动的是狼,它有大智慧。狼的本事确实令人叹服,它能在天还未亮人们正在浓香酣睡时,将猪从圈里骗出来,然后咬着一只耳朵,用大尾巴甩打猪的屁股,迫使笨蛋哼哼叽叽随它一路小跑。极其无奈的笨蛋很不情愿地跑至荒园的灌木丛旁,喘息未定就让饥不可耐的狼给下手了,品尝一日的美味早餐。有时候,也会学着人的样子直立起来用前爪拍打人家大门门环。睡意朦胧的人们不知何故急慌慌启开大门,它会趁人不备猛地扑上去一口咬住人的喉咙,可怜的开门人还未缓过神便成狼们盘中之物。也有谙熟其技俩者,在猛地开门之际便将锋利的矛头狠狠地刺向狼的心窝。

狼有极强的报复心。村里的几个大孩子在地里玩,疯张了的孩子们在一庄稼地塌陷的坟茔中狼窝内发现一只小狼崽,他们既胆怯又好奇,也是好玩,便抱回家喂养。丢了儿子的狼们,整夜整夜在村边屋后嗥叫闹腾,一连十几天搅得人心惶煌。以至将村口十来亩将要收割的麦子齐刷刷滚倒在地糟蹋得不成样子,像石碾碾过一般,这种报复行为,给人们收割造成极大困难。事后从繁多杂乱的爪迹认定,那是为数不少的一群狼。

每天傍晚或者午夜,总能听到村外或者荒园园里传来一声声野狼的嗥叫。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使整个村庄如寒霜萧杀一样,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每到此时,人们总敛气吞声,尖尖地竖起耳朵静听着外边或远处传来什么声响,或是猪嚎或是羊群一阵急骤的骚动并低低发出绝望的叹息。 狼有极灵敏的嗅觉气官,它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嗅出哪儿有猪哪里有羊。凡养羊喂猪的人家,难免受野狼骚扰之苦,有时竟搅扰得一家彻夜难眠。它的精灵无处不在,偶尔也学小孩的哭声诱人陷入圈套乘机食之。

二、

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整个村庄披上一层迷人的色彩。“鲁大官人” 张山从田里回来,拍打完身上的细土,洗洗脸,吃过晚饭又灌了瓢凉水,便搬个木墩子坐在门外歇息了。赶了一下午活,坐在大门前古槐树下既凉快又能舒缓一下身子,明天还得紧紧张张干一天呢。天热的像在下火,张山光着膀子,在诸多汗水的滋润下,如同卤好的猪板肉亮晃晃闪着油光。他使劲摇着手中的蒲扇,被搅动的空气带来些许凉意,他觉得很舒服,这比在火盆似的太阳烤灸下干活强多了。坐了一会他抬头看看天空,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着眼,星星眨眼,离雨不远。他心里说这几天可能要下雨,便懒懒地挪起身子准备回家睡觉。下午给地里拉了几大车粪,有点累,还是早早休息。他刚起身,便听见巷子东头姚老四门前传来一阵叫闹声,因明天还要去地里,他并未理会仍继续往回走。顺风传来的喊闹声很急迫,很凄惶,他疑惑又会是什么事呢,便站住了,仔细听。听了一会,赶忙折回来急急朝东头老四家走去,别家的事如同自家事一样他很在心,想看个究竟发生了什么。

正是伏里天气,老天爷像是在沤雨,屋里太热,如蒸笼一般。也是夜幕初落,月升西天,巷东头姚老四老婆拉张苇席和三岁的儿子在大门前凉快。孩子躺在苇席上望着墨蓝深邃的天空伸出小手数星星,数着数着一会儿就睡着了。女人趁这空挡回家取块馍吃。她拿半块馍又抹了一筷子酱就赶忙往外走,到了门前苇席边傻眼了,儿子不见了。她瞬间想到的就是狼。在心跳腿软慌乱之际,嘴里小声念叨着是娃儿尿尿去了,是娃儿尿尿去了。虽只是在安慰自己,内心却极力驱赶着狼的阴影。当她左寻右看以至四围找遍都没儿子的踪影时,她两条腿簌簌地抖了起来。心里也渐渐明白天大的不幸已经降临,但她还是固执着这不是真的,嘴里又小声咕哝着老天爷啊,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人!嘴上在咕哝,心里却祈祷着这是在做梦,恶梦往往都是假的。以至她确切地意识到孩子真的是被狼叼走的时候,无可挽回的不幸已向她张开双臂并绽露出狰狞的笑脸。她失声地喊了起来,绝望和凄惨的喊叫声在夜空里回荡,我儿子不见了,我儿子叫狼叼走了!孩儿呀,你快回来,妈离不了你呀!她跌跌撞撞,敲这家的门又喊那家人快救她孩子。她急疯了,跑着、跳着、叫着,向沉沉暗夜伸出双手索要自己的宝贝疙瘩,是黑暗将儿子裹跑了。听到这黑夜令人发怵的女人哭叫,人们一个个从自家屋里出来,整条巷的人都拿着镢拿着锨拿着棍棒到处寻找丢失的孩子和该死的恶狼。也许是为给自己壮胆子,叫喊声此起彼伏,马灯火把在夜色中摇曳。张山这时也匆匆赶到,像黑黑的铁塔一般领着人们到处找。待到东方发白,人们才在村南一个烂园园的灌木丛旁看到孩子穿过的已被狼撕扯得很烂的粉色小袄和一条兰花裤子。姚老四的老婆就这样给急疯了,瘫坐在满是荒草的野园旁嘴唇抖动,一直念叨孩子的名子,总想从冥冥中把孩子再唤回来。整日少言寡语老实八脚的姚老四,木木地站在那,眼泪无声地滚落。从此以后,老实八脚的姚老四,便孤伶伶地陪着成了疯子的老婆走完自己凄凉的后半生。

寻孩子找狼忙活了整整一个夜晚,除了几片被撕烂的小孩衣服和一滩血迹外却连个狼毛都没找到,张山感到很惋惜也很沉痛,他怔怔地看着可怜的老四和急成枫子的老婆,又望着曙光初露的原野,回头安慰几句失去孩子的夫妇便窝一肚子火朝家里走去。他心肠软,最看不惯人们的眼泪与受到伤害的人家,包括昨晚孩子被狼残忍的吃掉,一个好端端孩子说没就没了,像是自家孩子被狼叼走一样。回到家里的张山一脸的沉重,脸不洗,也不想吃饭,心里像是堵着一块东西。他愤愤地在心咒骂,这伙畜牲,蛮不讲理遭害人的东西,你他妈活活就把人家孩子给吃了。他在心里正仇着狼呢,走着瞧吧,别让我碰见了,倘若碰见非将这伙王八蛋撕成几段不可。他搓着两手,只想立马便将狼逮住似的,但是这又不可能,狼不会随自己想象马上出现在你眼前。他只得安慰自己说,总会有相遇的时候,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伙畜牲!

本来说今天再拉一天粪地就满了,可是昨晚折腾一夜没合眼,再就是今个心情不好,拉粪又是力气活,一趟一趟地跑,算了,拉粪改日再说吧,今个先把拉到地里的粪撒一撒,他这么想着。老婆也跟着长吁短叹,又见丈夫是这个样子,便好说歹说劝他吃了两个炖鸡蛋又塞进一个馍,张山扛一张锨晃晃荡荡朝地里走去。

张山是村里第一号人物,体形粗壮彪悍,为人仗义豁达,憨直的个性获得满村人信赖和尊重。他走路的姿势很特别,昂首挺胸一付雄纠纠的样子,两只脚板像捣地一样咚咚地响,老远就知道是张山过来了,村人都尊称他智深大哥或“鲁大官人”。他并不在乎人们怎样称呼自己,有个好的绰号总比没有强,洋洋得意很满足。

他豪爽的性格与健壮的体魄常常为村人所仰仗。一次两个村民为鸡毛蒜皮的事打得扭成一团谁也拖不开,一机灵鬼忙跑去将“鲁大官人”叫来了。他边走边问清原由,待来到跟前便一手抓一个将二人提起分开说,为鸡巴点小事打架值不值?他瞅了瞅两个似笑非笑地说,还打不打?两个都怯怯地看着张山,又一付誓不罢休的架势。张山看两个还想继续再打的样子便狠狠地说,谁再敢先动手我就揍谁!打架者见状,又是这般人物,只得忿忿而退。其实,张山也只是吓唬吓唬,心里说,同村邻户的,何必打的不可开交结成仇圪瘩。

他又是个乐天派,是个戏迷,不论再乏再累凡有戏就要看。有一天镇子上演戏,晚上看戏回来,已是夜间十一点钟的时候。凉风嗖嗖,月色朦胧,走到村北的烂园园处时,他看见一只狼当道站着,像是要与他决斗似的。他心里好笑,一只猫狼也竟敢挡我的道,便满不在乎并以轻蔑的口气笑着对狼说,哈哈,让你久等了,早知道,既是好戏不看我也会准时赶来陪你玩玩。说毕他大模式样朝狼走去,一交上手,两个便你来我往地周旋起来。狼身捷轻巧,围着张山不停地转,它在寻找蹿扑的机会。张山如一座黑塔,原地随狼而转,盯准机会出手。张山是个粗中有细的人,或者是有意而为,诱鱼上钩,就在他一不留神之际,狼一个箭扑猛蹿过来。真的一个诱示狼便上当了,张山疾速出手,一把抓住狼的一只前爪悬空提起像抡兔子般在头顶抡开了,二敢子劲要上来,如同玩儿一般。狼的箭扑没得手反让人家抓住前爪给悬空飞起来,只觉风声呼呼,天旋地转。整只狼横空飞转,它哪经过这场面,一时吓傻了,整肚子的粪便自持不住全顺着贯性抛撒出去,不停地旋转给周遭划出一圆圆的灰白色大圈。张山抡了一阵,猛一加力然后将手松开,吓傻了的狼像摔出去的铁饼一样被远远地抛开了,一个烂泥包般抛在地上。张山冷冷一笑不屑地向村里走去,他根本没把一只烂狼放在眼里,碰到他还不该活活倒霉。

张山一早上都在地里撒粪。烈日高照,又热又困,怏怏昏昏,精神一直振作不起来,他从来还没这样乏困过,浑身绵软四肢无力,整个一早上做的活没他平时一袋烟功夫干得多,他想,恐怕是昨夜没合眼的缘故吧。他真想不干了马上回家美美睡上一觉,但他还继续撑持着,农活须赶时,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他有一下没一下地干活又想到昨晚姚老四家发生的事,他觉得姚老四家怪可怜的,还有那被狼叼走的孩子,多可惜啊。他不敢回想老四老婆发疯般哭叫的样子,心里酸。

三、

正在他为姚老四一家痛心难过的时候,再看看头顶热烘烘的太阳,也到收工时候了。忽然,一只雄壮的大灰狼从远处过来在他周围转悠,那双立着的眼睛阴阴地盯着张山,那虎视耽耽极富挑衅性,看那架势,像似要与他决斗一样。张山是谁啊?全村有名的二彪子,二百来斤的大麻袋,甩一下就放到肩上了。张山瞅瞅狼,心里说,寻你都寻不着哩还竟敢找上门来寻死。虽然他很累,少底气,精神也不如以往,但仍不屑地瞟了大灰狼一眼说,老伙计,等一会,就剩下几堆了,撒完了咱好收拾!狼像很懂话一样,它不转了,前腿竖直蹲在一侧候着张山。只一会功夫,他把所剩不多的几堆粪撒完了,张山将亮晃晃的钢锨像插标枪一样插在一旁,然后脱掉布衫光着油亮的膀子朝狼走去。像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因为这只狼也很彪悍。他以为,拿家伙跟狼干,既是赢了也不公平,单打独斗才算真本事。他人直,凡事一是一,二是二,从不偷奸取巧施拐耍滑,拿着家伙打狼,一是不公,再就是看小了他的人品和能耐。

蹲在一侧的大灰狼见张山过来便忽地跳起来与其周旋。或者两个是老对手了,上次交手,狼吃了大亏,心有不甘,才养精蓄锐找机会一示高下再战张山。这次是碰巧或像是约好似的,看来它今个捡了个好机会,非要见个高下输赢才作罢。狼瞄着向对手扑了几次都让张山轻巧地避过,两个你来它往,抓,打,捞,蹿,扑,躲,避,周围的土都涨起来了。狼在找张山的空档,张山在寻狼的疏失。当狼的长尾巴从他身旁扫过,他不失时机急弯腰揪拽时,只是速度慢了一点,狼一个急跳蹿到他背后用前爪在张山屁股上狠狠抠了一下,单薄的裤子被撕烂一块,跟着血就出来了,顺着裤腿往下流。张山心里一慌,心里说,不留神让你得了便宜,又急转身抓住狼的两只前腿,想一下将其撕为两半。无奈狼也交着劲和他干,两力相抵化为无。按说,凭张山的力气这又算什么,与玩小狗小猫一样满能将其撕裂开的。只是今天也太累人了,心情郁郁的,心想的劲老使不出来,他有些焦燥,就这样两个相互架着立在那儿,你扭它躲四肢相交互不相让。“鲁深大哥”也确实太累了,那不曾提防的一爪子才使他神情悚然一振,免强支撑着与狼纠缠。他没想到一只烂鸡巴狼也竞敢和他一比高下,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又觉得自己手软腿酸心中惶惶一腔的豪气却又使不出来,急得他直冒虚汗。

下晌回家的一老者刚好从地头路过,他远远地站着都看傻了眼,见双方相持不下的架势他很担心,疑惑着想,平时的张山并不是这样,他在替张山暗暗使劲。他深知道狼的残忍本性,见两个僵在那里怕张山吃亏便忙给他递话说,用你的脚踢吗?他只是想提示张山用脚猛踢狼柔软的腹部。可那里知道,就这么只简短地点了一下,极度乏困的张山头脑也处于滞郁状态,他还没醒悟过来狼先觉悟了,前爪被人高高架着,它借被人架起的力道,弓起狼腰撩起后爪狠狠地在张山肚子上连蹬带抠凶狠地划了下来。如铁的利爪把一串串粉红的肠子抠出来了,呼呼啦啦往外冒,鲜红的血顺着裤裆流下来滴在地上,张山一脸茫然,软踏踏地朝地上卧,无奈的眼神瞅着对手,像一举山,轰然倒下。

站在不远处的老者被吓的脸色煞白,发出“啊”的一声惊呼,他被眼前这一幕吓懵了。他槌胸跺脚,是他害死了张山,他不该说啊!原是想帮他的怎么竟害了他呢?张山的英雄形象就这样遭害在他无意之下,老者无声地哭了,两行老泪顺着满是皱褶的脸颊流下来。他万分悔恨,这又如何向乡亲们交待呢!他哪里知道狼的反映竟如此之快啊,若非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

癫痫发作时怎么办
武汉癫痫医院正规吗
癫痫病能用手术治疗吗

友情链接:

一了百当网 | 色五月开心五月天 | 天骄刷机助手 | 最后的武士观后感 | 百天照注意事项 | 女性短发发型 | 美女不戴胸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