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游戏悍将电源 >> 正文

【江南】捞了一个臭鸡蛋(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范得仕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落选。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年大营村,竟没有赢得村民们的选票。奶奶的。范得仕吐了口唾沫,天地良心呢。你们的良心都叫狗吃了!这十年风风雨雨的,我为全村老少爷们儿跑前跑后,比孙子还差一辈,不选我了,我咋了?不就是爱喝几口嘛,不就……这么点儿事你们倒记得清楚。我给全村修路、打井、跑孩子、报信,就忘啦?李老庆家调地的事我办了没有,范涛群的猪崽子我跑了没有,李小宝家参军的事我喝了没有……全忘了?不选我了。选了范继明就由你们好日子过了?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喜新厌旧,吐出奶子忘了娘,呸!范得仕骂了一通,回家就躺下了,一睡就是三天。

他睁眼爬起来擦了把脸,把村委会的大印往怀里一揣,抬脚就走。媳妇正在做饭,抬头一看忙喊:“得仕,干啥去呀?”范得仕说:“村委会上班啊。”媳妇说:“不是没选上你吗?休息了,清闲了。”范得仕怔怔的坐在台阶上,从怀里掏出印章,看着,看着,抽泣起来,媳妇也跟着抹起泪来。

这时,一阵敲门声让夫妻俩停止了哭泣。媳妇问:“谁呀?”门外传来:“我,婶子,范继明。我叔在家吗?”媳妇问:“啥事啊?”范继明说:“李小宝家卖点儿树苗子,要村委会出个证明,这印不是还在我叔这吗?你看,把印给我就行了。改天我们几个凑齐了,开个欢送会。”范得仕一听,“噌”地站起来问:“继明,你干啥?”范继明说:“要您交了印。”范得仕说:“啥,让我把印交了?告诉你,这印是乡长交给我的。你,你还不够格呀。”范继明说:“啥乡长不乡长的,您交了不就得了。”范得仕说:“你想得倒美,刚当上村长就不把乡长放在眼里了?告诉你,没有乡长的允许,想拿到印,做梦去吧。”范继明说:“那你交不交?”范得仕吼道:“不交。交了人头也不交印。有本事你杀了我,我算革命烈士护印光荣,你算坏蛋狗屎夺印可耻。来吧,小子,我借你个胆儿!”范继明一看,知道碰上了钉子头,只得说:“叔,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歇着吧。”范得仕说:“别走啊,叔陪你玩玩,看你这副骨头缺不缺铁。”范继明一跺脚:“啥,你还有理了,以为我怕你不成?”一同来的村干部赶紧拉着他往回走,身后还传来范得仕的喊声:“范家门也有你这样的混蛋,当上村长就六亲不认了。范家门里打死人了……”

乡长牛永贵听完范继明的汇报,哈哈大笑起来。看着范继明不知所措的样子,牛永贵说:“哎呀,范得仕可是个人物啊。那年我刚上任,计划生育联查抽到了大营村,我问范得仕怎么样,他说,你就瞧好吧,我不会给乡里丢人的。结果,检查组在他家地窖里查出来两个孩子,问他咋回事。他说,猪一窝也保不齐就下一个,多出来的,不一定是生出来的。检查组问,你说是咋来的?他说,你说人是咋来的,我是信佛的。佛经上有这样两句话叫做,救人如救火。当年,咱八路军被鬼子追得没处藏、没处躲的,人家阿庆嫂都知道叫他藏在水缸里。我嘛,找不着水缸就放进地窖里了。不是我没法,是用过的法你们都知道,你们都呆过。孩子呢,不是我的,是超出来的,我也不是没想法,不是叫他回去他回不去吗?检查组说要罚款。他说,罚可以,可不能告诉牛乡长,我跟他许了愿的,我不会给乡里丢人。结果,被罚了款还装作没事给我报喜。我说,行啦,你把咱乡的荣誉都丢了。他说,不可能,跟他们说好了的,罚了钱,不通知乡里,你咋知道?肯定是有人造谣。我说,行啦,别以为你贴点儿毛就成孙猴儿了,你差远了。他说,我对不起领导,说好的,不是我们无能,是这些人太狡猾。你们说说,他还是有全局观念的。大家都知道去年麦收,突然下起雨来,他范得仕不是把家里的炕席、被子都拿出来盖麦子,受到县里的通报表扬。你们说一个有贡献、有能力的村干部突然落了选,人家心里就不能有点儿情绪。操之过急不行,不能用你的腰带量别人的腰,要讲究工作方法。”

不等范继明说话,副乡长田旺说:“哎呀,不就让他交个印吗,这活儿是个人就会干,咱干的尽是不是人干的活儿。”牛乡长说:“什么?”田旺忙说:“比人难干的活儿。我先去做做工作,看看这高家庄的地道里到底能盛多少水。”牛乡长问范继明:“怎么样,小范?”范继明说:“行是行,就怕范得仕不认账。”田旺一瞪眼:“呀嗬,买得起猪,我还垒不上圈啦。我非见识见识这范得仕是三头六臂咋的。走,我还不信这邪啦。”牛乡长说:“稳着点儿,别以为自己就是盘儿菜啦。”

范得仕的头可不是那么好剃的。田旺和他没说上两句,俩人就开始呛呛起来。范继明一看,坏了。赶快去搬乡长吧。正往外走,牛乡长推门进来了。

牛乡长一看这阵势,大着嗓门说道:“哎,田旺,你怎么这样对待老同志,范村长可是功臣。年轻轻的,不尊重他还行?行,行,你们都出去,我们俩唠唠。”

待田旺他们出得门去,牛乡长柔声细语地说:“得仕叔,我来看你来了。”范得仕看看牛乡长,一咧大嘴“哇”的哭了。唏嘘了片刻,牛乡长说:“行了,看你那熊样儿,当年那个响当当的范村长哪去了,啊?你真是新媳妇让小叔子操了,窝囊到一定程度了。想当村长,又不把大伙儿放在眼里,谁还选你?”

范得仕抹了一把脸,说:“牛乡长,你说过去咱这村是出了名的乱,我当了村长,费劲巴力的整治了多长时间,我那四个儿子做出了多大贡献,昼夜巡查、东打西杀才换来今天的稳定局面。”牛乡长插话说:“你那四只虎,也没少欺负人呢!村西范举子家想种萝卜,你说影响了你大葱基地的整体形象,不光拔了人家的萝卜,还把范举子打得下不了炕。”范得仕说:“我那还不是为了乡里的荣誉。人家看大葱,几百亩绿油油的,冷不丁冒出块萝卜地,你说长气不?”牛乡长说:“那也不能打人呀。你说你那四只虎,谁见了不怕?什么工作你落实不了,就让四只虎出来,闹得鸡飞狗跳的。”范得仕说:“俺是为了工作,啥事不兴上个手段呢!”牛乡长说:“是啊,这几年你也做了不少好事,大伙儿都心里有数;我心里更清楚,明镜儿似的。”范得仕说:“乡长,还是你了解我呀。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苦劳也有疲劳,没疲劳还有腰肌劳损呢。”牛乡长说:“是啊,风风雨雨的,也该歇歇了,让后生们去干吧。”范得仕说:“让他们干去呗,这回俺可省心啦。”牛乡长说:“这不,心胸挺敞亮的吗!我一直就说,范得仕是谁呀?你看肚子还看不出来,那玩意儿可是宰相肚子里跑粪车,再转也得拉出来。”范得仕乐了:“乡长啊,你臊我,哈哈……”牛乡长说:“是啊,你都不干了,还揣个破橡皮图章干啥,给他们得了。”

范得仕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牛乡长说:“有了感情了,舍不得交出来,没事,过几天我给你买个小玉佛揣在怀里,那……”范得仕说:“我才不稀罕呢。”牛乡长说:“哎,不稀罕啥?”范得仕说:“不稀罕这破橡皮图章呗。俺交就是了。不过这么大的事,总得搞个仪式啥的。”牛乡长说:“看看,我还真没看错,到底是老干部,思想、觉悟、水平比别人高的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真高啊。”范得仕笑着说:“当然,咱是谁呀。咱风光的时候,后生们还光着屁股满街乱跑呢。”

几天过去了,范得仕交印的事没有消息,反映范继明的问题倒是有了消息。牛乡长放下署名一名老党员的告状信,正要给范继明挂电话,县长顾明的电话先到了。顾县长说他看了一名老党员反映的情况,认为大营村两委班子存在一定的问题,不能任其发展下去,要牛乡长迅速调查落实。情况如果属实,立即予以处理,决不能让欺压百姓、贪国家便宜的人留在班子里。

牛乡长放下电话,自言自语地说:范得仕,你小子行啊,让我看走眼了,跟我玩起麻雀战来了。我还偏不信邪了,直奔主题,打你个冷不防,迅速把你拿下,我看你还有什么蹶子尥。想到这,“啪”的一拍桌子说道:“田旺,通知范继明马上到乡里来一趟。”

按照乡里的计划,范继明通知范得仕第二天上午9点到乡政府参加大营村新、老村长交接仪式,8点钟乡里派车来接他。范继明走后,范得仕在院子里转了半晌,像狗撵的鸡、没头的苍蝇一样,那个利索。猛地,他站住了,仰天大笑起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乡政府的车就来到范得仕家门口。牛乡长下了车,又是老辈子、老功臣的一通欢呼。范得仕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不是说好8点的吗,咋这么早?”牛乡长说:“我不是顺路吗,车到乡里又开出来,不是为了省点儿油吗?您不是总说,当领导得学会持家过日子吗?走吧,我给你开车门。”范得仕还有些犹豫,牛乡长、田旺连推带拉的把他弄上车,一溜烟儿开到乡政府。

走进乡政府会议室,一屋子人“哗”地站起来。范得仕心里暗暗叫苦,事儿到跟前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田旺清了一下嗓子,大声说道:“槽子乡大营村村委会交接仪式现在开始!第一项,请大营村原村委会主任范得仕、新任村委会主任范继明同志上台。大家鼓掌!”

范得仕腿有些发软,颤着身子走上台来。田旺说:“交接仪式开始,请范得仕同志将公章交给范继明同志。”

范得仕的手一阵哆嗦,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公章来,又不小心掉在地上。范得仕躬下身子一通乱摸,在墙角把公章拾起来,自言自语地说,跑啥,见了新媳妇就忘了娘啦?大家被他怪里怪气的模样逗得笑起来。

田旺接着说:“交接开始。”范得仕捧着公章的手迟迟伸不出去,台下又有人笑起来。猛地,范得仕把公章扔给范继明。大家鼓起掌来,范得仕不好意思的咧咧嘴,说:“不就是那么个破橡皮图章吗,不要了。”

田旺说:“第二项,请大营村新任村委会主任范继明同志讲话。”范继明就如何搞好农业结构调整,为农民增加收入讲了自己的想法,话虽不多,但很实在,赢得大家的一片掌声。

田旺接着说:“请大营村原村委会主任范得仕同志讲话。”

范得仕觉得头有些发懵,语无伦次地说:“把乡里交给俺的大印交给范继明,俺是实在没办法。俺是想再为国家做点儿贡献,发点儿光,发点儿热,谁知道不叫咱干啦。俺这心里真是洗脚水沏茶,滋味不一样。唉,交了印了,清闲了。俺还是感谢牛乡长,牛乡长对俺是真好,就是好。”他咽了口唾沫又说:“忒好!”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范得仕好像很知趣,摇着脑袋说:“不让说了就得了,就到这儿吧。”接着,在人们的哄笑中走下台。

田旺又站起来说道:“请咱们牛乡长讲话。”

牛乡长走上台,刚要讲话,办公室秘书郭雯雯匆匆走到牛乡长近前,小声说了几句。牛乡长瞥了范得仕一眼,亮开嗓子说:“同志们,大营村的新、老村长交接仪式进行完了。大营村的群众有意见,对范继明这个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村班子有意见,现在人家已经赶来了,我宣布散会,让大家都到会议室来,我倒要听听范继明刚上任,就这么不得人心,错在哪了?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群众的意见是真实的,范继明还得做好交印的准备,你不能代表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就只有下岗。好了,咱们散会。”人们议论纷纷的走出会议室,眼前出现的是大营村五、六十号群众。

再看留在屋里的两位村长,两人不约而同的掏出香烟。范得仕慢悠悠的点上烟,一口一口的吐着烟圈,刚才木讷的表情被激活了,泛出一层光彩。范继明烟抽的很急,几乎是一口接一口,三下两下就抽成烟屁股,刚才兴奋的表情好像是被冷冻了,肌肉紧紧巴巴的。

范得仕心里有他的小九九,昨天接到乡里通知,他就找到自己的近亲、长辈、晚辈,说乡里要他交印,交了印也没有你们的好日子过,鼓动大家在乡里汽车接他的时候,围堵乡干部,状告新班子,搅黄了交接仪式。谁承想牛乡长提前把他接出来,等群众赶到他家,已经晚了。范得仕的老大范继群煽动说:“我爹被范继明这小子诬告,被带到乡政府了。吃水不忘挖井人,穿衣不忘老母亲。你们这些人在我爹在位的时候,谁没得到过好处,有良心的跟我走,到乡政府要人去!”就这样,这伙人来到乡政府。范得仕这个得意呀,哼!印怎么交的怎么给我退回来,印是我的,还能让你焐热喽。

牛乡长领着大营村的村民进来,人们七嘴八舌,吵吵嚷嚷。牛乡长大声说道:“乱嚷什么?你们这么闹,一天两天也说不清。一个一个来。”人们静下来,牛乡长招呼道:“田旺,记录。哎,一个一个来。你们两位村长先请出去,要不坐这像个阎王似的,谁还敢说话啊?”范得仕看了一眼范继明,两人站起来横眉冷对着走出会议室。

不到一个小时,来告状的群众就陆续走光了。牛乡长派人把两位村长请进屋,咕咚咚喝了一气水,说:“田旺,整理出来了吧,多少条?”田旺说:“一共三十七条。”牛乡长抹着嘴说:“嗬,还真不少。”说着坐下来,正色说道:“你们都听见了,群众既然反映了这么多意见,我们就要认真给予解决,不要怕疼,错了咱就改,问题严重了,违反了原则、政策,你们自己知道该咋办。好,田旺,一条一条地念。”

治疗癫痫有哪些医院好
小儿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更好
那些医院看癫痫好

友情链接:

一了百当网 | 色五月开心五月天 | 天骄刷机助手 | 最后的武士观后感 | 百天照注意事项 | 女性短发发型 | 美女不戴胸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