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米兰服装品牌 >> 正文

【军警】列兵卡侬(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性》

列兵卡农听到呻吟的声音,他顶着可能被炮火炸死的危险,爬出了战壕再翻过一道破败的砖墙看到一个敌军的少尉奄奄一息。

卡农的故乡被敌军血洗,家人逃不出厄运,他想到自己的母亲妻儿,气狠狠地掏出手枪顶着少尉的头吼到:“禽兽!你还有什么愿望快说吧!我会很快结果你!”

少尉痛苦的呻吟,他的肩膀和小腿被子弹打穿,越来越稀薄脉搏和呼吸。少尉说:“我反正活不成了,你是个新兵快点杀了我,你就有功勋了。”

“少废话!你真以为我没杀过人么!”卡农面对仇人用手枪狠狠顶着少尉的头。

“我知道自己肯定有一天会死,把这个寄给我的家人好吗。虽然是交给我的敌人,但周围没别人了,我只好给你了。我恳求你。“

卡农愤怒的掐着少尉的脖子喊道:”闭嘴!你这个杀人魔王!我当初想寄回去的信可是我的家人都被你们这群败类杀尽了!你现在竟然跟我说你的家人?闭嘴!”

少尉流下眼泪,像一个朋友一样一手搭在卡农的肩膀,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拜托你了。叫珍妮娅改嫁,还有告诉我的家人我死了。“

卡农顿时失去控制地摇晃少尉的肩膀,放声大哭出来:”别跟我说家人,我已经没有家人了!你他妈的给我闭嘴闭嘴啊!”

德国少尉流着眼泪面带微笑的死去了。卡农接过那封信,就像看见了自己的家人。

列兵卡农被手榴弹的碎片炸穿了双腿,他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再此之前,他问下士:“长官,请问哪里有柏林的邮票。”

下士漫不经心地说:“前沿阵地上应该有。”

《竞争》

列兵比亚和芝士敦来自同一个故乡,一同爱着一位叫做玛蒂尔沙的姑娘。

“胖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出卖了你,你被干掉了,玛蒂尔沙就是我的了?”

“瘦子我才不相信你会这样,我们公平竞争。”

芝士敦说:“或许我不是开玩笑呢,我朝后面给你一枪,你这个大胖子,就轰的一下以为中了敌人的子弹,死都不知道谁杀的。”

比亚说:“我们要一起保卫我们的国家,这是男人的使命。”

列兵呵呵的就笑了出来。

战斗猛然间就打响了炮火,一颗迫击炮狠狠砸向列兵阵地。

“小心!火箭筒!”

比亚扑向芝士敦卧倒,使他们免于爆炸的碎片所伤害。

“死胖子,你压着我了。”“芝士敦缓缓坐立起身子”“不过谢谢你。”

枪火交织,山头的泥土被炮火夷为平地。

“你们想要活下去吗?胜利或者死亡。敌人的飞机标记我们,我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必须发信号弹引开飞机。”普朗克指挥着列兵阵地,命令一个列兵去最前沿的敌军阵地边缘找到敌军信号弹,并且引燃信号弹干扰敌军空军。

“这里丛林茂密!我们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勇敢的列兵自愿站出来!去敌人阵地取得信号弹!”

而他们都知道,这次行动九死一生。

列兵比亚说:“我去!”

普朗克惊讶新兵的勇气,这时列兵芝士敦也站了出来:“我也去!”

芝士敦骄傲的看着比亚,说:“你这个胖子,说好公平竞争的,想自己先去死?玛蒂尔沙肯定是我的!”

《和我受苦》

一等兵和普朗克掩护潜行去敌人阵营的列兵,却发现敌军的飞机正在向盟军大本营飞去。

“见鬼!一切都得玩完!”

敌军炮火不断向前,盟军死伤惨重,据点渐渐守不住。就在这时列兵们回来了,比亚说就在战壕外的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身旁找到了信号弹,于是就带了回来。在逃跑过程中,比亚和芝士敦受到了空袭碎片的溅射伤害,全身血流不止。

少尉当机立断剩下的人放弃据点全线后退去守盟军大本营。飞机不断降低高度,排查森林掩护下的隐蔽的盟军基地。

“盟军快来了,我们撑住!快进战壕!保证大本营安全,不然敌军兵线靠前给他们扔信号弹的机会!“

剩下的列兵纷纷在激战中死去,普朗克似乎已经听到盟军反击的号角,却无能为力洪水一般的敌军。

“信号弹!”

列兵惊讶的递上信号弹。普朗克重重地扔向自己的脚下。

“为了更多人能回家。我的男孩们。”

士兵们重重的点了点头。

烟雾弥漫开来,在盟军到达前的几公里开外,一场狂轰滥炸几乎剿灭了整个列兵和一等兵团。

“我们或许都活不成了,比亚。”

“芝士敦,我们还要回家呢。”

他们躲在战壕里,炮火把房屋夷为平地。少尉普朗克用余光清点着还活着的士兵。上午有个中士伤势过重,刚才躲在战壕里终于免受了一切痛苦。而他们的生命也跟中士一样一分一秒的减少。

“回家呢,我们都回不去了。”

“嘿,那你就别回去了,玛蒂尔沙就是我的了。”

比亚看着眼前这瘦小的同伴,耳旁空袭久久回响。“我快聋了。”

盖茨看见比亚想站起身子舒展僵硬的四肢一把将他扑倒在战壕深处。

“危险!”

一颗导弹落在战壕边缘,爆炸的碎片令盖茨血流不止。

“对不起。”

盖茨翻过身来,他的脸上也流出了暗红的血。

比亚的心情愈加的沮丧,他爬向芝士敦,握着他的手说:”你一定要回到家里去,那里有我爱的人,你要好好照顾她。“

仿佛随时头顶都会有一颗导弹在爆炸。芝士敦拥抱着比亚,说话声音小的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我也是,比亚。”

少尉听见了盟军大部队的号角,而信号弹的硝烟慢慢的消散。

“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盖茨看到救援队正在往战壕里赶来,和一颗导弹,精确无比的坠落在少尉的身旁。

《生命的呼声》

救援兵看着越来越多的伤员,他的工作也就繁重起来,渐渐地他发现战地条件差,救护过的士兵到最后还是会死去。

救援兵恨不得自己就是个士兵,拿着枪杀敌的士兵,可是现实必须要有救护人员。

又推进来五六个伤员,他们是被空袭的炸弹碎片范围炸伤的士兵,伤口已经大范围流血,再不进行专业的急救他们都会死去。

一等兵盖茨痛苦的看着忙碌的救援兵发出痛苦的呻吟,另外一个也是一等兵约翰,还有一个少尉普朗克,两个列兵,一个胖的叫比亚一个瘦的叫芝士敦。

救援兵用最快的速度暂时帮他们止住了伤口,用完了纱布,问他们还有什么心愿。“或许他们都活不成了。”救援兵心想。

一等兵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活不了太久,便请求:“长官,我请求你给我纸笔,带信寄回我故乡告诉我的爸爸妈妈说我回不了家了...”

他忽然动作缓慢下来,眼眶一热,找到了一支笔和仅剩的一张纸,把每个人的名字都写在了上面。

忽然少尉说:“听从我的命令!把纸和笔先给我!”

伤兵和救援兵一怔,但是服从命令式军人的天职,于是救援兵把纸和笔都递给了少尉,少尉看了看,写了一行字,就递给了下一个人,普朗克失血过多,却微笑的死去了。

盖茨心有怨气,但看到普朗克少尉已经死去,就无话可说,他拿到那张纸,一种复杂的表情在脸上绽放开来,良久,似乎他就写了一两个字,就传给下一个人了。盖茨微笑的死去了。

一等兵约翰惊讶盖茨和普朗克一言不发,面带微笑,接过纸条,他立刻把头转向了盖茨和普朗克,沉默,只写了一两个字,最后面带笑意,心满意足的死去。

列兵比亚怨恨少尉这种关头居然拿军人的天职压制他们,他的头颅头盖骨碎裂,体无完肤,炮火和硝烟熏灰了他的脸。他一把接过纸条和笔,奇怪明明是那么几个字,他却像是看了几个世纪之久,他就写了一个字,然后倒头死去了。

列兵芝士敦撑到了最后,迫不及待的接过纸条和笔,放肆哭出声音来,在纸条上写上一两个字,然后终于面带泪痕的死去。

救援兵看着五个人的尸体感到无比悲伤,外面的炮火还在肆虐。他拾起了纸条,默默地,他朝向军人们敬上一个军礼。

纸条上写着——

芝士敦:不要

比亚:绝对不行!

约翰:不

盖茨:不能

普朗克:我在故乡还有十片园子,请寄回上面几个人父母那里,邀请他们来或者变卖,安享晚年。

《列兵与下士》

一个伟大的帝国总在血流成河中。

列兵卡农被手榴弹的碎片炸穿了双腿,他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救援兵救援兵!快来这里有重伤员!”中士左右四顾呼唤战地医生,很快卸下腰间的手榴弹,奋力往前方远远抛去。

卡农还在痛苦的呻吟,他不知道战地医生早就死于前一场空袭。血像关不上的水龙头喷涌而出,下士列茨于心不忍撕下自己的衣服一角,然后拿起一旁的酒精说:“可能会有点疼。”

每一刻天上的炮火都有可能倾泻到

列农依旧痛苦的呻吟也当做是回答,酒精倾泻出来,像火一样的灼烧,列农发出了更惨烈的哀叫,然后列茨用衣服的一角立刻包住了伤口,过了一会儿痛苦便缓和下去了。列兵开始粗喘的呼吸,下士又投入了战斗。

战争从早上一直打到傍晚,下士和中士都在战火中存活了下来,他们都想起了列兵卡农,发现他已经死去了。中士看到了下士衣服缺的一角,再看看列兵的伤口就明白了。

“你这样去花宝贵的时间救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这样值得吗。”

下士说:“我听到了他说,谢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的后遗症都有哪些呢
江苏有哪些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一了百当网 | 色五月开心五月天 | 天骄刷机助手 | 最后的武士观后感 | 百天照注意事项 | 女性短发发型 | 美女不戴胸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