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巫山烤全鱼的做法 >> 正文

【丁香.祝福丁香】公子向北走(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把陆公子赶到了朱家庄的。

六月,烈日当头,大地干裂。蝉在树上拼命的哀嚎,一条蛇僵卧在大路上。从商洛到京都,陆公子已经走了小半个月了——只为那遥不可及的科考。

他已经连续三年失败。本来不想在考了,可是,老丈人那边已经放出话来,这次,再考不中,就要解除他和陶陶的婚约。陶姑娘目光里那一丝浮萍般的哀叹,让他又有了前行的信心。他放弃了和好友游山玩水,花天酒地的机会,月下拼读。多少次,在梦里甜甜地睡去!

这次,他没带书童,也没带过多的行李,如果再不中,就告别家人,在无人的古寺里老去。

“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不多时,晴空万里就成了大雨倾盆。陆公子慌不择路,来到了一个朱红色的院门前。他呆呆地站在屋檐下,把自己站成一只落魄鸡。

他不想敲门。看看漫天的雨幕,摇摆的树枝,乱了的村庄,他的心反而很宁静。

(二)

朱丹在这场雨里,呆呆地望着窗外。

她像一只金丝雀,好多次都想要飞出去看看。她的丫鬟小红来自恨县的一个山区,经常给她讲那里的人和事,狗是狼的舅舅,竹子又是蛇的舅舅。蛇,在她当地叫长虫。三婶生了一个双头人,受到了城隍爷的审判。而城隍爷爱的竟然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她所在的村子,叫迷魂谷,那里人吃水稻,夏天睡芦苇席,冬季烧热炕等等。

她简直听得入了迷。

那可是一个奇异的世界。而自己从小就知道读书,女红。没和一个异性在一起,也没有思念,忧愁,快乐。她就是一张空白纸。她好想让自己经历些什么,无论贫穷和黑暗,险恶和仙缘。可是,父母总是说,外面的歹徒很多,江湖险恶,不适合一个大家闺秀行走的。况且,苦夏县的林公子,已经把聘礼送来了。再有半年,也许到腊月,就是他们的大婚日。这中间是不允许出半点差错的。

林家是当地有名的财主。他拥有县城五分之一商铺,和三分之二山地所有权。林公子的祖父是扬州城的都督。

他俩只见过一面。是在一个酒庄,无意间碰到的。林公子醉酒,调戏朱丹的丫鬟小红,然后朱丹出现。他如花海惊魂,迷乱了自己的心田。

随后,林公子展开了对她的纠缠。朱丹的父母问她的意见。她说,就那样呗。反正你们早就同意了,是不?

她想要的,比如自由,快乐,平等,博爱之类。家里人永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三)

雨停了。朱丹想看一下南院外的鸢尾花,是否受到了摧残。开门,自然看到了失魂落魄的陆公子。

陆公子看到朱丹的时候,眼前一亮。弯弯的眉毛,如水的眸子挂着淡淡的哀愁。最主要的是,是她那身衣服,淡绿色的裙子,宝蓝色的上衣,给人很素雅的感觉。

陆公子出自大户人家,看惯了那些浓妆艳抹的姑娘来回走动的。他习惯了那些舔来舔去的目光。他曾经厌恶过,轮到他把目光久久地落在一位女性的身上时,自己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愚蠢,可笑。

朱丹淡淡一笑,“公子,进来喝杯热茶。小心着凉。”

说完,她就在前面走,并不回头,似乎知道对方会跟着自己似的。她也忘记了自己是要出门去的。

陆公子跟在朱丹的后面,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体香,心里有点慌乱。穿过花园,假山,来到了一个艾蒿遍布的独立的小楼,上面写了两个字:“茶悟”。那便是茶楼了。朱丹很自然地寻来了一个仆人的衣服,“先换上吧。”

说完,她开始热茶,等待着陆公子。

朱丹以前不是如此大方的人。

她从来不和陌生人说话。

她的话语只说给画眉和丫鬟小红。

(四)

陆公子换上了衣服,很像一个下人。他笑了。他回过头,看到她也在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荡漾了一下,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然后,他看着她沏茶。她沏茶的手,小巧而又单薄。她轻轻地吹了一下茶水,粉嘟嘟的嘴唇成了O型,很快消失了。她递了过来。他接住,慢慢地放在嘴唇,深深地吸了一下,闭上眼睛,神游了一会儿,才饮了一小口。

“嗯。是茉莉花茶。”

朱丹不说话。

陆公子又喝了两口,一首诗就脱口而出了:“才逢花间雨,又向西北奔。小楼独一坐,遇美乱心神。”

“写的不好。”

朱丹说道。

陆公子大吃一惊,站了起来,“小姐,请教一下,愿闻其详。”

朱丹缓缓地说道:“前面是一动,后面应为一静才好。再者,遇美人,心神就乱,是小境界,登不得大雅之堂。”她缓了一下语气:“从这个诗意看,你还缺的是一种胸怀。”

陆公子不说话,低着头。他看到对方的裙摆下伸出了一双小小的鞋子,鞋面上绣着一朵荷花。

“好了,雨住了。你的衣服应该干了。你,也该上路了。”

“是。”陆公子答道。他抬起头来,“我还没请教你的大名呢。真的无以为谢。”

“免贵姓朱,单名一个丹字。”

“好。”陆公子嘟囔了一句:“小生陆林。陕西商洛人。”

(五)

朱丹轻轻地叹息了一下,不知是听到了他的回答,应承了一句,还是听到他的话,自叹自己。总之,这一句叹息过后,就没了下文。

陆林见对方不说话,自己再说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就找到马匹,准备出走了。

这时候,朱门里走出一个小巧的穿一身红衣服的丫头来。

“陆公子请留步。我这里有几句话带给你。”

陆公子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丫头。

“我叫小红。是这家的丫头。我给你交待几句话就走。”小红说道。

“请讲。”陆公子垂着眼帘。

小红从挎包里取出一件棉衣来:“虽然现在是夏天,天冷也是瞬间的事。这个,你能用的上的。另外,这些干粮,很能储存的。”那是一些腊肉,芥末,肉饼之类。

陆公子收下了。

“你是要博取功名吧?”小红含笑着问。

“是。不中,誓不还。”

“这就是了。”小红摇摇手说道:“我家小姐果然猜测的不错。看你眉宇堂堂,有轩昂之气。好好努力吧。”

陆公子思索了片刻,骑上马,慢慢地向北走去。突然,听到了后面有人在弹琴,琴声如流水般潺潺而过,不多时,一首悠扬,略带伤感的歌曲渐渐在耳边回荡了:

“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公子勿怪。

公子向北走,小女子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有好人相伴。”

陆公子停下来,仔细地听,歌词在风中断断续续地。他仔细揣摩着,神思恍惚。

(六)

陆公子没有中状元。但是,也取得了名次,算是不负众望。他回家的时候,特意绕到了朱家庄。

那个熟悉的朱家庄!不能忘怀的朱家庄!只见红漆的木门前,挂了好几个对称的红绸做的花,个个有洗脸盆那么大。旁边的树上,悬挂了各种彩色灯笼,人来人往的,整个大院的人脸上涂满了喜色。

他赶紧下了马,问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这家人有啥事吗?”

“朱员外的的女儿今天大婚呢。”

“她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就回过头来,瞪了死鱼眼瞅他:“朱家就这么一个掌上明珠,朱丹啊。问那么多干嘛!”

陆公子不再说话,鼻子酸酸地,似乎心里有个锤子敲打了一般,头脑也有点发晕。他慢慢地走到了那个茶楼旁,突然放声地唱了起来:

“小生不才,未得小姐青睐。

扰小姐良久,小姐勿怪。

小姐向北走,小生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有好人相伴。

所有爱慕之意,止于唇齿间。”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激昂,终于惊动了闺房内顶着盖头的朱丹。朱丹心里一动,想要出来看看谁在唱歌。不料,出门时,拖地长裙绊了一下。她的膝盖磕出了血。丫鬟小红吓得赶紧找毛巾去了。

朱丹咬着牙,她不管,依然提着裙子走了出来。她想要知道谁在那里唱。

(七)

朱丹看到了陆公子。

陆公子眉目清秀,眼神里含着一丝忧郁。

“你中了?”

“中了。”

“你是来看我的吗?”

“我只是路过。”

说完这句,陆公子不再多说了。他的心里的石头似乎放了下来。陆公子知道今天朱丹大婚。自己不能让她带着苦楚去。她应该高兴的。她的人生应该是花儿一般的绽放的。

陆公子看到了她。她的牙齿紧咬着。她的脸上寄出了春天的鸽子,而他已经不能接收。陆公子欠了欠身,翻上了他的那匹枣红马。

(八)

不久,苦夏县传出了一个消息,一个池塘里,捞出了一位穿白衣服的小伙子。他是醉酒跌进了池塘的。这个事闹得纷纷扬扬。但是,朱丹却没听到一点消息。也没人告诉她这些。

三天后,朱丹在回娘家的路上,她才听到了。说尸体还在县衙门前摆放着。没人来认领。又或者是认领的人正走在路上。

朱丹就折了路,去过目了一下。当她看到那个男子是陆林的时候,心里涌出了巨大的悲凉感,一滴泪就落了下来。

这滴泪,落在了她的嘴唇里,苦苦的,像是院子里艾蒿的味道。

重点专科癫痫医院
癫痫大发作表现
癫病可以治疗好吗

友情链接:

一了百当网 | 色五月开心五月天 | 天骄刷机助手 | 最后的武士观后感 | 百天照注意事项 | 女性短发发型 | 美女不戴胸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