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梦见死人又活 >> 正文

【海蓝·小说】擦肩而过_1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她叫嫣然,他叫海尔,都是网名而已。她在论坛里喜欢看他写的东西,也喜欢给他的文章跟帖子。他也是如此,不同的是在给她的文章跟帖子的时候很仔细很认真。评论的时候没有恭维和奉承,语言甚至有些苛刻,争论的时候也从未妥协,惹的她几次掉眼泪他也不心软,气的她说他不知道怜香惜玉。他说无原则的怜惜会让你失去自我,只有激励你才会有进步。说完了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再说上一句对不起。

他们之间接触多了,她不再在意他说话的直率,反而喜欢这种坦然。相互加了对方的QQ,在聊天的时候他让她打开视频,她总是说自己没有视频,调侃说我就当你是帅哥,你当我是恐龙好了。他们虽然很熟悉了彼此却不识庐山真面目。

他们接触多了,也多了一份情愫多了一份说不清楚的牵挂。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都选择了拥抱或者KISS的QQ表情。觉得很自然很随意。其实,他只知道她是江南某城市一家报社的编辑,她也知道他是东北某城市一家报社的总编,相互之间称呼的名字都是网名,直到那么一天……

江南某城。

报社的总编近日累的是疲惫不堪,说话也有些磕巴。原因是发表了那篇文章以后,事者的老公穷追猛打不依不饶,说是损害名誉,需要索赔,数目简直是天价。

家里面老虎逼问口供不分白昼,只要他一到家就会审问个没完没了。真的是让他里外没有安宁之处,简直是度日如年了。

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了。这火啊还真的玩不得,可已经如此了,怎么样才可以找到解脱的最佳方案,还没有章法可寻。

他是焦头烂额了,只好是又恨自己又怪罪自己当初不谨慎不慎重。

那个被采访的女人来报社的时候点名要见他,说是只有他总编下命令编辑才可以如实报道自己的遭遇,因为那个负责“心灵零距离”版面的编辑采访她之后马上写好了稿子只等总编签字就发稿子,所以她自己来报社直闯总编的办公室了。

他被她梨花带雨的哀戚哭泣打动了本是坚强的心,又是倒茶又是拿纸巾。那个女人更加感激他,诉说起来更加动人。他呢,略作思考就让发了稿子,那个女人也成了他的朋友,总是对她细心安慰好言相劝,他发现那个女人比自己家的那位老虎温柔多了,善解人意懂事多情,时隔不久他们二人就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万万没有想到稿子发出去之后就惹上了官司,那个女人原来是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趁老公外出做生意的机会来个先发制人在报纸上发了老公有外遇自己受虐待的故事,而且让发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当她的老公回来后知道这件事,一气之下把报社告上法庭,这个女人反而翻脸把自己同总编不正当的关系和盘托出。

她是达到了离婚的目的,可是却苦了这位总编大人,家里的红旗倒了,外面的彩旗跑了,苦不堪言的哭丧着脸把火气发在那个编辑身上,也就是嫣然。

报业总集团的年会在杭州举行,海尔作为东北三省报业的与会代表之一要去江南开会了。他想到了嫣然,是否可以借此机会见到她?他准备到杭州以后给嫣然发个信息。

他很奇怪这几天在论坛上也没有见到她的影子,QQ上呼叫也没有见到彩色头像,灰色的企鹅没有一点生气,让海尔觉得心情也变成了灰色。

他自从离婚以来,不再去见朋友好心介绍的女人。暗自下决心三五年内不再考虑这件事,让自己彻底成为自由人。四十岁的人了,才感觉到自由来自独身,来自没有拖累没有人在耳边磨叨,过上了王老五的日子。

可是自己又不明白为什么喜欢和嫣然接触,到南方开会为什么有了想见到她的念头。可是又仔细一想,网友嘛,见见也不错。是同行在文学上都又有很多相同的观点,沟通的时候也满惬意的。

他收拾好简单的行囊走出家门。

嫣然站在阳光下,眯缝着眼睛看着远方。她在尽量的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就是怕在别人面前掉眼泪才跑了出来。

当时她就发觉了那个女的坚持要发真实姓名,肯定这其中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一般的被采访对象都不会同意用真实的名字。当女人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只好让她去找总编。哪里曾想这个女人真的去了,而总编也答应了按照女人的要求发了实名。

惹出了麻烦,总编把怨气发在她的身上,她真的是冤枉死了。

三十岁的嫣然至今没有结婚,并不是信奉什么独身主义,而是真的没有遇到让自己心动擦出火花的。

自从担纲“心灵零距离”编辑以来接触的更多的男女主人公,聆听他们的倾诉而更加慎重的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感觉单身未尝不是个好选择。

总编接到了参加报业总集团年会的通知,但是他目前不能离开报社,副总编家里也有事离不开。副总编说准备让嫣然去参加会议,嫣然觉得如是这样真的不错,离开一段时间冷却一下自己似乎发热而要爆炸的脑袋。

虽然是深秋了,阳光还是很刺眼,散发着热量让此时的嫣然感觉胸部有些气闷。

她决定今天早些回家。

嫣然接到电话,让她去杭州参加年会。这个消息让嫣然高兴起来。虽然是下周一才开会,但是嫣然决定早两天到那里,趁机会散散心。她到火车站买好了车票,前往杭州。

年会的场所在西湖附近的一家商务酒店,位置让人心仪,嫣然庆幸报社让自己来参加会议。

会务组一个中年男人看到她在报到签名上写下的是来自本省的一家报社,恭维她年纪轻轻就当了总编,并说她是本省第一个来报到的,殷勤的给她安排到三楼的一个单人房间,说虽然是单人房间却是商务房间。告诉她房间里的设施很完备,不但有电视电话,还有电脑房可以随意使用。又说你提前来了两天,可以随意的去逛逛商场或者游游西湖看看风景。

嫣然笑了笑说声:“谢谢”,然后拿着房间电子卡钥匙走出会务组。

夕阳西下的西湖岸边。

嫣然穿着一套水蓝色的衣裙在散步,她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些,在努力的忘记不愉快的事情。

岸边游人如织,无论大人孩子、老人青年、男性女性,脸上都洋溢着快乐。

嫣然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对情侣紧紧依偎着,在低声呢喃着什么悄悄话,女孩儿发现了嫣然在看他们俩,她羞涩的低下了头,小伙子的脸上泛着红光不在乎的对着嫣然顽皮的做了个怪脸,他们的年龄不是很大,最多二十二三岁。嫣然想他们是不是早恋呢,按照我国现在的婚姻法规定的年龄他们还真的不是早恋。但是觉得可惜了他们的年龄,风华正茂的好时光用在学习工作上有多好,唉!

嫣然无端的叹了口气。

嫣然随着游人随意的走着,看到夕阳映在湖面上的倒影在涟漪中摇晃,真的很美很好看。嫣然自从毕业后再没有回到过这里。也许这么多年工作忙事情多的真是脱不开身,一晃六七年了。

如不是总编发生了那件事来不了,自己还不会有机会到这里来呢。

路边一个电话亭挂着白底红字的招牌,代卖胶卷和手机卡等供游人用的应急用品。嫣然想到在这里用手机是漫游,话费高,买了一张IP卡准备打电话用,随手关掉了手机。`

几天来海尔没有接到嫣然的任何信息,仿佛她在地球上消失了,不免得有些生气。海尔仔细一想又没有理由的。

虚幻,唉!这虚幻的网络虚幻的空间,嫣然是虚幻空间里的朋友,虽然嫣然也称自己是朋友,可这朋友人家也许觉得不值得十分在意,自己何必认真?

到了会务处的时候是周五的晚上,简单的安置了一下,到酒店的门前看路上的行人。海尔来自东北,那里的温度同这里相比低很多,已经穿毛衣了,老人都有穿棉衣的了,可这里还是阳光明媚暖意浓浓,真的是十月小阳春呢。

他知道这里离嫣然不是很远了,可是怎么会联系不上了呢。手机拨不通,她单位接电话的人说她出差了,具体是什么地方也没有说。海尔想如果也是来开会有多好。

华灯初上,霓虹灯五颜六色随着音乐在跳动,震荡着人们的耳鼓,心脏仿佛也加快了跳动的节拍。

对面走过来一位看着像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水蓝色的衣裙摇曳着下摆,苗条适中的身材包裹在衣裙里很抢眼,海尔觉得她走在大街上一定是回头率最高的一个女人。当她走到近处,海尔更为惊呆了。白皙的皮肤两臂修长,瓜子脸上一双丹凤眼在长长的睫毛下低垂着,像是在一层薄雾下有水滴落下,又有一种让人怜爱的忧郁掩藏在里面。海尔觉得任何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缴械投降做她的俘虏,都会想去拥抱她或者亲吻她,甚至是想上床。

海尔发现她也在看自己,忙不迭的车转身来不敢再去看。

晚饭是在二楼的餐厅吃的,因为提前报到的人不到一桌的人,大家很快熟悉了,相互介绍着自己,海尔知道了她叫白杨,白杨知道了这位帅气潇洒的中年男人的名字叫海洋,他看到他不时的在发短信,心想是给家人发信息吧,她对海洋说我这里有IP卡,需要的话可以用,海洋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海洋知道了白杨是来自嫣然工作和生活的那个城市,也是那家报社。可是他不敢问有关嫣然的任何情况,因为曾经答应过嫣然不会同任何人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这也许是网络中人的特性吧。

大家都约好晚上去白堤夜游。海洋看看白杨,白杨还是低垂着头,另一位男士问白杨是否也去,并嬉笑着调侃,你要如果不去大家就没有意思了。男女搭配走路不累。

白杨笑了。

海洋说男女搭配走路也会累,但是会有人主动去背着你吧。

她听着海洋说话的声音,觉得很像海尔那磁性的嗓音。但只是一闪而过的想法,没有太往心里去多想。

大家嘻嘻哈哈的说笑着。白杨在这个氛围里,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所说的年会时间短暂,很快会议就结束了,大家在相互道别,海洋同白杨握手道别,一个是东北大汉,一个是江南柔弱女子。帅气同娇羞搭配在一起是很和谐的一道风景,海洋觉得自己也真的很喜欢这位白杨,他深邃的眼神后面告诉了白杨,他真的很喜欢她,她早就习惯这种眼神,说实话白杨也欣赏这位来自东北的同行。

人,就是这么怪,没有过程没有细节,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舍不得离开对方,恨会议的期限太短。更盼望下次的年会还能见到。

海尔又在论坛贴东西了,嫣然也来看他的新作品,她发现这是一篇游记,记述了会议期间的一些见闻。会议是自己去参加的那个会议,地点也是自己去的地方,时间也是自己参加会议的时间。怎么回事?帖子中说到了男女搭配走路不累这句话,嫣然愕然。

嫣然在跟帖子,然后到QQ上同海尔对话。

嫣然:你的帖子中说去了杭州?

海尔:是,我去参加报业集团的年会。

嫣然:是真的?

海尔:这没有必要说假话,再说我还给你发了短信,你没有收到?

嫣然:是我回来后收到的,在杭州我关闭了手机,打电话用的是IP卡。

海尔:你去参加了会议?

嫣然:是啊,我是参加年会了,替我们总编去的。

海尔:我‘晕’死了,你是哪一位呢?

嫣然:我叫白杨啊。你?不会是海洋吧?

海尔:啊???

嫣然:!!!

发表于大庆《萨尔图文艺》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小儿癫痫该怎么治疗
龙岩癫痫病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

一了百当网 | 色五月开心五月天 | 天骄刷机助手 | 最后的武士观后感 | 百天照注意事项 | 女性短发发型 | 美女不戴胸罩图片